覆核公屋计分制 两单身汉败诉2018-10-22 23:43

协助二人的社区组织协会对裁决感到失望,指二人与律师商讨后会积极考虑上诉。由本产生的利息,亦不可全数用尽。

其中一名败诉的申请人梁子强。筹得的款项,用留本基金方式,只靠利息支付研究开支。

两名申请人分别是保安员蔡经峰及清洁工人梁子强,二人分别于一○年和○九年入纸申请公屋,但因计分法改变,他们轮候时间分别延长五年及四年。明德教席现在完成八十个教授项目,筹得十六亿,还有政府相应十六亿配对基金。

蔡声称现时居住于劏房,梁除了居住劏房外,偶尔亦会露宿街头。他们(别的大学)一句我又要就好了,好多时一句我又要,就把我们原来的捐款斩了一半,因为他又要,就分开两份。

法官指,获编配公屋的最低分数要求,会随着供求等因素不时改变,非长者单身人士上楼时间延长,不代表上楼机会就会被剥夺,申请人未能準确地证明他们享受社会福利的权利如何受侵害。不是,我觉得人家筹款比我们容易很多。

法官又认同改制目的是要提升社会流动性低的年长人士上楼机会,政策具合理基础,现实中社会资源有限但竞争激烈,有人上楼同时就有人需要轮候,非长者单身人士的确难于上楼,但新制度亦未至于苛刻地限制他们上楼机会。你筹款是不是(比其他大学校长)相对容易些?

一个出席国际教育会议都只会背个小背囊的胖校长,心裏知道筹款最终会让谁人富足。

捐款人支持你,不是因为你穷,不是因为你没法埋单,是因为你们做得好,他愿意令你做得更好,与你做伙伴一起发展。

捐赠港大医学院十亿的李嘉诚,早在徐立之于加拿大做科研行政之时,已经答应若他出掌港大,一定会支持港大发展。

基因研究专家、中大医学院副院长卢煜明形容,会议星光熠熠,与会的包括何大一、国际遗传学权威简悦威及五十年前发现干细胞、两年前与日本科学家双双获得诺贝尔奖的英国学者John Gurdon,以及发现男性基因的Walter Bodmer等,开首演讲之先,都介绍自己跟徐立之的渊源。

去年十二月,港大一个重要科学会议,十多位星中之星的科学家,自费来港大参与国际科学研讨会From Gene Hunting to Genomic Medicine: a Celebration with Lap-Chee Tsui and Friends ,向即将退休的徐立之致意。

随机文章推荐